【記錄生命每一刻】| Senza Titoko | 荒木經惟與陽子的私寫真紀實

【記錄生命每一刻】| Senza Titoko | 荒木經惟與陽子的私寫真紀實

私寫真一詞是來自六十年代日本攝影觀,「私」在日本的意思是「我」、「自己」,「寫真」則是「攝影」的意思。私寫真指毫不掩飾地記錄自己真實的生活和情感的攝影,而非擺拍、形式性地進行,這個攝影觀也因為菲林相機的普及化和簡單化而更多人用相機紀錄身邊的一切。而其中一個廣為人知的私寫真攝影師便是荒木經惟。



在觀賞荒木經惟的作品時,可以看出他自己的意識、觀點。除了荒木經惟最出名的女性攝影外,他和妻子—陽子的故事也是非常感動人心,記錄著他們蜜月旅行的攝影集《感傷之旅》更是荒木經惟最出名的作品之一。

荒木經惟的妻子是他的主要攝影對象,荒木稱《感傷之旅》是他的愛,也是他身為攝影家的決心。《感傷之旅》確確實實、毫無保留地記錄了他與陽子之間的生活,包括了夫妻之間的親密畫面,陽子既不是擁有模特兒身材的女子,也不是情色雜誌的模特,荒木鏡頭中所呈現的陽子是最真實、最逼真的女子,這種記實方法對當時是非常有新鮮感。

「唯美是附加詞,直白才是主旋律。」在1989年,陽子被診斷出患有惡性子宮瘤,半年後,陽子與世長辭。在這段時間期間荒木拍攝了有關生與死的作品《傷感之旅:冬》,記錄着陽子從患病到離開人世的故事,荒木甚至把躺臥在棺材上的陽子拍攝下來。《傷感之旅:冬》的攝影集用時間去排列相片,始於陽子的生日,有些相片荒木採用相同的構圖拍攝相同的地方,同一個地方在數個月後,陽子的身影消失了,帶出一絲絲寂寞,荒木用一張陽子和他在病床上牽着手的相片陳述陽子的離去,在陽子離去的那一刻,荒木發現自己帶來的花盛放了,那時帶給荒木生與死交錯的感受令到之後的他時常拍攝花朵。


照片是攝於荒木家的陽台,這個陽台是荒木時常進行拍攝的地方。荒木坐在椅子上抱著他和陽子的貓Chiro,旁邊的坐位上放著陽子的遺照,就好似一張不完整的全家幅,妻子就在旁邊,卻碰也碰不到。


陽子走後,他只會拍天空,最想拍的人也拍不到了,彷彿是在拍攝在天上的陽子,帶出孤獨的感覺。

記實和私寫真對荒木而言,是攝影的一切,是他對攝影的詮譯與感度,攝影對他而然可以封存下所有生活中的細節,也可以封存下已離他而去的陽子,最真實的情感和感受全都保留在相片裏了。

Photography credit to: Nobuyoshi Araki 荒木經惟